蟹子

不混圈 不吵架不撕逼的逻辑怪
什么cp都吃的杂食性冷淡写手
自称老绅士的暴躁老哥
马路杀手 一脚油门踩到底的老司机
写东西全凭心情和喜爱 你批评我我就骂你bu

明日方舟pa的叶修
袖子上的臂章是兴欣的队徽 左手手腕上的是检查矿石病和干员健康状况的特殊装置装置
依然是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 的作品

精二了十个干员了
初雪小姐姐真的超好看x

当一位观众过于硬核

看了电影
个人觉得真的还不错 可能因为我是个假的叶粉吧【说起来我本身好像是个鱼吹?
别人看电影:这不是我的叶修!这不是我的全职!辣鸡电影!
蟹子看电影:叶总牛逼!别问,问就是叶总牛逼!
他来了!他来了!他顶着一头金色长发踏着销魂小高跟来了!

没有对比拉踩的意思 两部作品我都很喜欢也都看过剧和原著
郭京飞和杰大也是 都很喜欢【个人觉得两个人压低声音说话的时候声音挺像的
就 看电视剧预告的时候 叶修那个大长外套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罗飞
还有杰大的一头小卷毛 简直不要再可爱hhhhhhhhh

明日方舟pa 意义不明的片段
摸鱼真快乐
你看 缘分到了 文就会自己写好自己

我挂我自己hhhhhhhhh
稍微有点卡文 准备写的一片双叶有些地方太烧脑了

【双叶年上】在下叶秋有何贵干

在下叶秋有何贵干

#双叶年上

#七夕贺文  想着是个传统节日就来篇古风吧

# @叶落知秋  @一舟 我写完了【瘫


我叫叶秋,是个皇后。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皇帝是我哥。

今天是七夕,又叫乞巧节,本是小姑娘们的节日,因为牛郎织女的传说,也是一年一度喜鹊秃顶的情人节。

宫里虽不比宫外,却也是早早地就布置了起来,曝书的曝书,晒被的晒被,宫女们早早地备下了彩绫彩绳和彩丝线,做了巧果。

七夕乞巧,又有祈福的活动,向来都是有阖宫家宴的,从前先帝在的时候,都是内宫命妇为主,已经分出来的亲王可以不参与,后来叶修登基,这条倒是没变。

只不过今年,倒是有几分特殊。

简单来说……

就是本宫虽然是皇后但本...

我就是想玩个游戏我做错了什么

啊我死了

剧版有秋秋

还是特别可爱特别嚣张的一只秋!

我不管我不管这就是双叶糖!

@阿卜杜拉阿巴斯四
你看 我说什么来着 坐等吃刀的才是魔鬼

http://live.bilibili.com/14426418?share_source=copy_link

直播写信加闲聊

【双叶年上】总裁的假日·下

总裁的假日

#双叶年上

#其他cp自由心证

#下面请欣赏,北京爷们儿组及各家语言鬼才大心脏带来的大型群口相声表演

#依旧是合文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

# @叶落知秋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洗澡。”

叶修瘫在沙发上,再次成为一摊晒化的史莱姆。

“没水,没法洗。”

叶秋坐在叶修身边,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哎,你说,拿瓶矿泉水浇靠不靠谱?”

“……阳台上有个浇花壶,要我帮你吗?”

叶秋露出了关爱智障的表情,伸手指了指阳台。

“……算了,不麻烦秋儿了。”

然后叶修接到一个电话,来自方士谦。

“喂?”

“喂?老叶啊,你家是不是停水啦?”

“是啊,干嘛?你算出来的?”...

【双叶年上】总裁的假日·上

总裁的假日·上

#双叶年上

#双叶给你讲相声

#退役养老生活 和老妹儿的合文 不解释了 反正就是两个语言鬼才的合文hhhhhh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

# @叶落知秋

#叶修:出门是不可能出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门的,也就荣耀里换换场景溜溜弯这样子的……真香。

叶修以非常标准的北京瘫姿势瘫在沙发里,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颓废的气息,宛如,或者说就是一个不管从哪个角度拍都无死角自成表情包的传奇男人。

“哥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颓废,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摊被太阳晒化的史莱姆。”

“我觉得史莱姆很好啊,一级小怪无限再生多棒——”叶修拽着长长的尾音,咬字都有些模糊不清。

叶秋合上手...

wdnmd

我干嘛发刀难道某些人心里没点b数吗?

我是发糖发刀的难道某些人心里真的没点b数吗?

我他妈写了也有两年了 发糖发刀哪篇是一个个拿枪顶你们脑阔强迫你们看的?

我他妈预警都是规规矩矩打好 是糖是刀提前声明 这算礼节我不说什么

但他妈的你天天跟我这后续后续后续 真他妈写出来后续又开始说我太虐 你这是什么操作?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你也不问问我这桥愿不愿意?驴还会撅蹄子呢

我他妈就产个粮写点自己想写东西还要被指手画脚???

不是我说 某些读者真的太事儿了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

爱看不看 不看滚 少影响朕的心情

记一下
写喻文州 也写给我自己
希望我笔下有一个选择温柔选择善良的文州
也希望我自己永远温柔



剧版的鱼真的深得我心

这个人物形象塑造真的深得我心

鱼吹感到极度舒适

【双叶年上】怀疑人生的那几十年

怀疑人生的那几十年

#双叶年上

#大刀没错了

#魔鬼本鬼是我了 @叶落知秋

#没什么双叶描写就不打tag了


我叫蔺启恒,是血液科的一名主任医师。

我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不长,它发生在我刚成为主任的时候。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夏天的午后,医院的空调偏冷,但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还是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直到急诊科的电话打过来。

大多数常见的血液疾病内科医师足以解决,急诊科打来的会诊电话从来就没什么好事。

我像之前一样下去会诊,首诊医生是我发小,跟我说他觉得是再生障碍性贫血。

而让患者被送过来的晕厥,则只是因为过于严重的贫血。

那时候我反而暂时松了一口气,再障不是什么恶性疾病,患者又年轻,只要有合适的治疗方案,痊愈...

【双叶年上】十三年(续)上

十三年(续)

#双叶年上

#蘸糖大刀

# 和@叶落知秋 的联文 魔鬼本鬼就是我了

叶修到医院的时候,叶秋已经走了,叶母坐在病床前哭得几乎背过气去,连叶父都失了平时的威严,憔悴得很。

“你、你……他……”

从见到叶修的第一眼,叶秋身边的医护人员表情在一瞬间都变得十分微妙,几乎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见了鬼一般。

“你们是双胞胎?”

叶修扫了一眼后开口的医生的胸牌,急诊科,谢君辞,大抵是参与抢救的医生,他下意识去向谢君辞道谢,却听见旁边的医生低低地骂了一句。

血液科,蔺启恒。

叶修对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种疾病不甚了解,但这位,应该就是叶秋的主治医生了吧。

“你注意点你的形象……”...

后知后觉地悄咪咪挂一下这个人hhhhhh

【喻黄】那十年的他与他

那十年的他与他

#喻黄

#依旧是某场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背景

#商界大佬喻文州 自觉上交国家洗得刷白 @叶落知秋

“都拿去吧。”

喻文州手里拿着本不算薄的本册,亲自清点存在仓库里的文玩古董。

“全部都要拿走啊?一件不留吗?哎——轻点搬,别磕着了。文州,坐吧。”

黄少天显然有些舍不得,却也没劝喻文州放弃的意思,也不去看本子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那么多年过来,喻文州办事向来周全他是知道的。

黄少天就这么找了椅子坐下来,顺带着拉着喻文州也坐下,甚至还有心情指挥一下搬汝窑瓷的工人。

“再留下也没什么意思,还要天天念着护着,不如拿去博物馆...

【双叶年上】那十年的他与他

那十年的他与他

#双叶年上

#某场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背景

#是啥大家应该懂我意思吧 不明说了 怕被查水表 不懂的手动搜一下吧

#就是民国将领双叶的老年生活 与人斗其乐无穷【手动滑稽

#满门忠烈叶不修 洗得刷白

#手动 @叶落知秋

叶修坐在自家院落里的摇椅上,手里的白瓷杯装着香片,若不是身后进进出出又翻箱倒柜的几个小青年制造出的巨大噪音着实煞风景,叶修大概会在这个铺满茶香的午后就这么眯过去。

叶秋端着壶热水出来,给叶修添上半杯热水,又把茶壶随手放在小桌上,把自己缩进另一张摇椅里,还不忘调侃自家兄长。

“还笑,家都让人给抄了,亏你...

【双叶年上】时光间隙·叶修篇

时光间隙·叶修篇

#双叶年上

#同系列戳tag

#本系列类似私设集 可运用于大部分文

# @叶落知秋


与叶秋是同卵双胞胎。

虽然对用什么味道的牙膏并不在意,但就是喜欢偷用叶秋的水果味牙膏。

因为叶秋偶尔会用到儿童牙膏然后被叶秋嘲笑再嘲笑回去。

曾经也是个成绩优秀吊打一片亲戚家熊孩子的学霸。

叶秋送的什么都收,不管是什么、需不需要。

曾经因为喊苏沐秋“母球”被追着一顿冷漠无情真人PK式暴打。【划掉】

烟瘾大,在叶秋监督下科学戒烟,没有一口气完全断掉。

理财能力略差,尽管心算能力数一数二。

小时候十分怕黑,长大以后好了很多,但依然不太愿意一个人摸黑走路。

京腔依然地道,甚至还能饶舌,刻意来拗,语速能赶...

【双叶年上】时光间隙·叶秋篇

时光间隙·叶秋篇

#双叶年上

#本系列类似蟹子的私设集 大部分作品中都通用的那种

# @叶落知秋

和叶修是同卵双胞胎。

讨厌西药,尤其是水果口味的儿童药,过来是分散片,然后是胶囊,反而对中药不那么排斥。

不喜欢薄荷牙膏。

轻微尖端恐惧,与其说是怕打针不如说是怕看见针头,然而真的捂着眼完全不让看的话……可能会吓哭吧。

对苦味的耐受很高,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不怕苦。

隐藏毒舌,曾经也是个能够舌战群儒来一个噎死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传奇人物,后来学会了说话过脑子,从此当上叶总走上人生巅峰。

学会说话过脑子就能当上叶总走上人生巅峰是否属实有待讨论。

隐藏傲娇,不会事...

友情以上

友情以上

#cp双叶年上

#看标题就知道有沈秋霜小姐姐出没了吧hhhhhhhhh

#一些零零碎碎的往事吧 梗原我和我的gay佬胖友 祝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真·沙雕塑料兄弟情

#写着玩的 就不打tag了




沈秋霜现在觉得剧情的发展有点不太对。

叶秋说自己心情不好想出门走走,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

沈秋霜拎着自己的包,站在更衣室门口等被自己推进去叶秋,而后者也是一脸懵逼。

好么,说出来散散心,结果直接开始买买买了。

显然西单并不是散心的好地方呢。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当我们亲爱的叶总走出来的时候,店里的小姐姐们眼睛都要看直了。

平日里叶秋那真能说是几乎全天候西装革履,所以沈秋霜特意挑了套休闲风格的...

【双叶年上】我家精神体就是会带孩子呀

我家精神体就是会带孩子呀

#双叶年上

#我流哨向,私设满天飞,不适请自觉退出

#哨兵修【幼体】×向导秋

#有点倔有点傲的奶修上线 个人觉得小奶修就是那种心气很高不愿意示弱的性格x

# @叶落知秋  @陆一舟(填坑ing) 出来吃糖


叶政委今天工作的时候,带来了一只小狼崽。

确切地说,是叶政委抱着一个套着大灰狼连体睡衣的小奶包,而忆长安叼着只半大的雪狼崽子,以赤狐值得骄傲的敏捷悄默声钻进叶政委办公室就立刻用尾巴尖带上了门。

“好啦,把你带过来了,我也要开始工作了。”

叶秋看着面前变成小奶包的哥哥,试图与对方约法三章。

而忆长安则用爪子轻轻按着小狼崽翻出的肚皮,一狐一狼玩得不亦乐乎。

“你...

【双叶年上】你家精神体还会带孩子呀?

你家精神体还会带孩子呀?

#双叶年上

#我流哨向,私设满天飞,不适请自觉退出

#哨兵修×向导秋【幼体】

#幼秋出没,君莫笑恶狼咆哮预警【大雾

# @叶落知秋


叶秋变小了。

字面意义上的那种,变成了小小的软软的一只,声音也变得奶声奶气,连带着忆长安都变成一只软乎乎的小狐狸团子。

于是叶修在这天一如既往地按照准确时间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小小只的自家政委抱着一只毛色火红的狐狸团子缩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

这谁顶得住啊。

“唔……你干嘛呀……”

叶修稍稍一动,叶秋就半睡半醒的抱怨出声,小家伙的起床气可不小,却是眼睛都睁不开,只伸手拽着叶修的衣领不让动,奶声奶气地撒着娇,被叶秋抱在怀里的小狐狸抖了抖耳朵,睁...

© 蟹子 | Powered by LOFTER